符号互动理论视域下 “兽迷”群体的身份认同建构(2024)

来自WikiFur
跳转至: 导航搜索
50px-Documents drawer.svg.png


《符号互动理论视域下 “兽迷”群体的身份认同建构》
新楚文化.jpeg
作者屠玥
出版地中国大陆
語言简体中文
題材兽迷;符号;身份认同;亚文化
類型文学行业期刊
出版者《新楚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第9期
頁數2020年第9期 065-070页
ISBN42-1932/G1
ISSN2097-2261

文献下载[编辑]

书籍.png《符号互动理论视域下“兽迷”群体的身份认同建构》.pdf

摘要[编辑]

兽迷(Furry)文化起源于欧美,近年来在国内发展较快,其中兽设、兽装、兽展是兽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网络民族志的方法考察兽迷的入圈动机,表明兽设是兽迷的理想人格的镜像映射,作为前台的兽圈是兽 迷短暂逃离后台现实的喘息之地。兽迷的网络社群有较为严格的准入标准,以符号作为表征的互动行为能够增强群体认同感,兽迷的创造性活动能够增强这种同一性。

关键词[编辑]

兽迷;符号;身份认同;亚文化

中图分类号:G1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7-2261(2024)11-0078-03

DOI:10.20133/j.cnki.CN42-1932/G1.2024.11.023

作者简介[编辑]

  • 陈玥(2001.6-)/ 女,上海人,上海大学在读硕士,研究方向:智能媒体

一、引言[编辑]

近年来,“福瑞控”一词在社交媒体平台较为频繁地出 现,引发了笔者的关注。“福瑞”是音译词,对应的英文单词 是 Furry,原意是“毛茸茸的”,在互联网语境下,Furry 有两 种释义:一是指拟人化的动物角色,如米老鼠、唐老鸭等;二 是指拟人化动物角色的爱好者,即本文的研究对象。Furry 在 中文里头有很多种称呼法,包括“兽人”“兽爱好者”“福瑞 控”“毛毛”等,其中“兽迷”(Furry fandom)是最为常用的 称呼。据国际拟人化研究项目IARP 的一项市场调研显示,中 国福瑞爱好者占比 11.1%,位列全球第三[1]


兽迷文化逐渐兴起,但是作为一个亚文化的存在,大众 对于兽迷文化的了解程度并不高,还处于“圈地自萌”的状 态。无论是从微博平台还是兽装的角度,研究视角单一,大众 难以对兽迷这一群体进行全面的认识。基于此,本文试图通过 参与式观察和资料梳理,对国内的兽迷群体做一次全面深入 的观照,结合符号互动相关理论,从“自我认同”和“群体认 同”两个方面入手,探讨兽迷是如何获得“身份认同”的,兼 具理论与实践意义。


二、兽迷亚文化与身份认同[编辑]

(一)兽迷亚文化[编辑]

兽迷是指那些对拟人化动物有着强烈兴趣的人,通常他们会将自己定义为不同于人类的动物[2]。兽迷喜欢拟人动物角 色,不仅仅是一种爱好,更是一种自我身份认同[3]。 “兽设”(Fursona)指兽迷自行创造的动物拟人化角色,既 可以作为Furry文化作品,也可以作为设定代入者的形象。兽装 (Fursuit)是指根据兽设制作而成的布偶服装,成为设定代入者 兽设形象的寄托与外化,但由于其价格高昂,中国内地的兽迷仅 约有 20% 拥有兽装[4]。兽迷汇聚而成的圈子叫做“兽圈”,相较于 其他亚文化圈,兽圈准入门槛相较更低,更小众、更新潮,且每 个人之间有着更深层次的情感链接,更强烈的自我认同和诠释。


(二)身份认同[编辑]

曼纽尔·卡斯特认为,认同是人们获得其生活意义和经 验的来源,它是个人对自我身份、地位、利益和归属的一致性 体验[5]。“身份认同”是个体对自身状态的一种认知和肯定, 其中“身份”揭示了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而“认同”本身 包含了两种含义:其一是“本身、本体、身份”,是对“我是谁” 的认知,另一种是“相同性、一致性”,是对与自己有相同性、 一致性的事物的认知[6]


身份认同可以看作是个体对自我身份的确认和对所归属 群体的认知以及所伴随的情感体验及行为模式进行整合的心 理历程[7],所以身份认同可分为“自我认同”和“群体认同” 两个方面。在自我认同方面,一般有意向与情感投射、角色展 演、自我意象与他者评价统一几个维度[8] ;群体认同是指个人 对群体所共有的价值、文化和信念产生共鸣并接受的态度[9], 对兽迷来说,主要体现在社交活动和文化输出两方面。


三、兽迷的自我身份认同构建[编辑]

(一)“兽迷”的入圈动机分析[编辑]

为了更好地了解兽迷的入圈渠道和原因,笔者记录了知乎 问题“你是如何入坑Furry 的?”[10] 的 102 个回答以及“中国的 furry 爱好者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11]的 39 个回答,通过整 理与概括,最终筛选出了 96 位兽迷,并将他们入圈的媒体渠道 与心理动因进行了统计。进而得出:兽迷大多有一些共通的特点 或者性格,比如擅长卖萌、喜欢可爱和毛茸茸,为人友好,喜欢 动物……由于furry 隶属于泛二次元,从动漫圈、知名动画IP 进入兽圈的比比皆是,其中贴吧、B 站是最主要的渠道。


(二)“兽迷”的身份想象[编辑]

“镜像”理论与“理想”自我的建构[编辑]

法国精神分析家雅克·拉康观察到婴儿着迷于镜子中自 己的影像,提出了“镜像理论”。婴儿将“自己”(真实界)与 “镜中的影像”(想象界)进行联系并发生转换,使得自我变 成了镜中的自己。而自我的建构既离不开自身也离不开与之对 应的“他者”,这个“他者”正是婴儿根据对自我的迷恋形成 的。同时这个“他者”代表一种想象性的投射,镜像中的完整 性是无法在现实中实现的,正如拉康所说“主体是在一种幻 象中预期看到其能力的成熟”。


根据拉康的镜像理论,对于兽迷来说,兽设就是这“镜 像”的化身。兽迷很难通过现实生活追寻到完美的自己, furry 的迷人之处就在于进入到兽圈之后,可以抛去现实中 所有的压迫和束缚,以兽的设定进行交流,这里更像是一个 在纷繁复杂的现实生活之外的喘息之地,一个让人发现自己 的另一面,寻找自己身上失去的那部分的一片净土。


“拟剧”理论与前后台身份转换[编辑]

社会学家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提出了 “拟剧理论”。他将社会生活比喻为一个大舞台,每个人都是舞 台上的表演者,为了让观众满意就不得不隐藏“主我”,表现 出符合观众期望的“客我”,只有通过“前台”与“后台”才能 协调这一矛盾。兽迷也面临着“前台”与“后台”。


国内对兽圈的偏见使得很多兽迷只能把这一喜好藏在心 里,选择在日常生活的“前台”隐藏起furry的身份,而在“后 台”喜欢看兽人向本子、兽人向动漫的才是最真实的自己,如 @Polar bear 说,小时候以为自己喜欢熊是一个很怪的人,进 了兽圈才发现原来有那么多爱好相同的伙伴。


对于另一部分较为狂热的兽迷来说,兽设是他们用来社 交的身份,相对而言,兽身份是“前台”,现实生活可以被视为 “后台”。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对自己的生活并不十分满意,遭遇 过职业、感情上的打击,也有校园霸凌之类不好的回忆,希望 能在兽圈找到认同感,弥补现实中经济和文化资本的缺失。当 一个兽迷制作的作品(文字/ 视频)得到兽圈中其他兽迷的认可时,他会获得在现实生活中少有的成就感,他的“自我认 同”也随即被建构起来。


四、兽迷的群体认同建构[编辑]

社会心理学家亨利·塔菲尔提出的社会认同理论认为,个 体通过自我类化为某一群体,感受自己是群体中的一员,并认 识到群体内其他成员带给他的情感和价值意义。可以说,群体 是个体自我认知不可或缺的环境,个体离开群体就无法被描 述。作为一种青年亚文化,兽圈既是一种自发性成立的兽迷组 织,又是可以反过来给兽迷个体带来认同感和安全感的社群。

(一)兽迷的群体身份获得[编辑]

在我国,兽圈最早的社群建立可以追溯到 2013 年 12 月 在百度贴吧成立的“兽人吧”,至今已有百万多条帖子,内部 又设置了不同的交流板块,包括绘画创作、小说文学、兽装、 图片漫画、动漫游戏等,兽迷可以根据自己的擅长和兴趣选 择自己的参与部分,扮演自己在群体中的角色。


除了早期的百度贴吧组织,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兽迷逐 渐活跃在QQ 群、微博、B 站、抖音、小红书等各大平台,只要 搜索“Furry”就可以快速找到组织,但这并不代表可以直接 加入组织。以笔者潜伏的一个QQ 群为例,在进群审核时需要 “说出你最喜欢的两个兽人名称”,这种筛选机制对兽迷身份作 了区隔,兽迷也在这种边界区分中强化了自己的身份认同。

(二)互动行为实现认同[编辑]

独特话语符号的表征[编辑]

在构建了群体身份之后,个体需要与群体不断进行交流 互动来加强群体身份认同。在网络平台上,这种互动建构主要 体现在话语和文本表征上。在兽圈内部,有很多特有名词,形 成了特有的认知符号,从而形成群体的独特性。如在兽圈对他 人的称呼一般为“毛毛”,穿上兽装外出去参加兽展则被叫做 “出毛”等 ;在社交平台furry 专区,也常常能看到一些圈内 话如“有没有喜欢毛茸茸的?”“这个毛毛好可爱!”“半装好好 看”等。这类具有象征意义的专用名词和话术交流一方面可以 看作是兽圈与外部群体的一种语言区隔,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话 语上的共同认知符号,通过共同话语符号的表征含义,加强了 群体内部个体的群体认同心理,增进了群体成员的亲密度。

行为上的“效仿追随”[编辑]

弗洛伊德曾这样解释认同,认同的过程不仅包含了主体 的自我反省,也伴随着主体与客体通过互动趋近一致的行为 过程。为了满足个体对于群体归属感的需要,主体通常会通过 模仿榜样(客体)的行为来实现[12]


兽展是兽迷线下社交最重要的活动。目前我国内地较大的 两个展会是“极兽聚”和“野兽大都会”。在兽展中,一般会有 与拟人化动物有关的讲座、摊位和画家巷展,以及锐舞、兽装 游戏等,此外在兽展会见好友以及与其他参加者交流也是非常重要的活动[13]。对于兽迷们来说,参加兽展是一件十分幸福的 事情,是一种增强身份认同的实践行为。据研究调查,大约一 半的兽迷每年都会设法参加一次兽展,甚至有不少人在参展后 会出现“展后综合征”,即在展后几天或几周内出现心烦意乱、 难以集中精力、沮丧、更加孤独等负面情绪。这种展后综合征 就是群体归属感的短暂获得与缺失所造成的,但相较于其他群 体,兽迷社群又具有更大的包容性,每一位兽迷都平等而自由。

(三)群体创造性活动增强同一性[编辑]

费斯克认为,“生产性受众”挣脱世俗的文化条框的束缚, 构建了属于自己的文化体系[14]。在兽迷文化体系中,创造性活 动是其破圈的关键。

二创“出圈”背后的同一性[编辑]

在兽迷社群中,最主要的创造活动就是兽设和兽装, 创造主体是画师(绘画兽设的插画师)和装师(制作兽装的 人),也可以说是兽圈文化的核心成员。以兽圈较火的@ 银碳 Gintan 为例,穿着兽装跳热门舞蹈使得该形象火速破圈,在 B 站,银碳给自己的定义是“挖煤小老虎”“知名舞蹈 UP 主”, 在视频评论区有不少对furry 的科普,也可以看到“福瑞控 狂喜”“首先我是个 furry”等带有一定身份认同的弹幕。在 这种基于创造性破圈的情境下,兽迷社群对外界就会表现出 极强的欣喜和自豪,强化个体在心理上对群体的同一性。

社群空间的鼓励机制[编辑]

微博的furry 超话也是一个极具创造力的社群空间。一方 面,很多兽迷们会在超话中分享自己的兽设作品,不论优良,基 本上都可以收到来自其他兽迷的肯定;另一方面,微博超话中的 每个人都会根据经验值被赋予一个等级头衔,如一根毛毛、两根 毛毛、一撮毛毛、一坨毛毛、一堆毛毛等,十分具有象征性创意。 而经验值会与原创能力、互动能力、圈粉能力等三个方面相关, 每个指标都被具体量化,这种社群内部的鼓励机制很大程度上 加强了兽迷的身份认同,并有利于个人在群体中创造价值。

网络社群的利他主义行为实践[编辑]

除了互动社交平台的创造活动,兽迷们还自己打造了一个 兽迷专属的维基百科网站Wikifur。早期信息传播是单向的, 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参与式文化今天已成为网络文化 的一种显性形态,并逐步内化为网民的一种思维观念[15]。维基 百科作为一个开放的、共享的参与协作式知识生产模式的网 站,其建构成功的本质原因和人们乐于分享、利他主义的天 性和精神是分不开的。


五、结论[编辑]

本文通过对国内外相关资料的整理和归纳,结合参与式 观察和文本分析,从“自我认同”和“群体认同”两个维度,深 入分析了青年亚文化群体“兽迷”的身份认同是如何构建的。


在个体层面,本文关注到了兽迷的入圈动机、兽迷的身份想象以及兽迷的实践行为,结合传播学中的“镜中我理 论”“拟剧理论”对兽迷的自我认同进行阐释。在群体层面, 本文发现网络社群对兽迷群体的身份和边界进行了区隔,通 过符号学原理,阐释群体成员是如何通过互动行为实现群体 认同的。结合“生产性受众”的传播学概念,群体的创造性活 动能够增强同一性,而二次创作行为、社群空间的鼓励机制 和利他主义行为实践也都强化了兽迷的群体认同。综上,随着 市场对兽迷群体的关注,兽迷文化有望成为新的文化热点, 希望本文能够帮助更多人了解兽迷文化和兽迷群体。



参考文献[编辑]

  1. 玩世代自媒体.FURRY控(兽控)怎么看待最近出现的“福瑞 控”表情包这个梗?[EB/OL].(2022-04-01)[2024-01-10].https:// www.zhihu.com/question/453855479/answer/2450589845.
  2. Conway S,Paolone N,Privitera A,et al.Furries from A to Z (Anthropomorphism to Zoomorphism)[J].Society & Animals,2008,16(03):197-222.DOI:10.1163/156853008X323376.
  3. 复旦大学知 和 社.走进Furry 世界[EB/OL].(2021-05-01) [2024-01-10].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1109801/.
  4. 辰风-Chenf.兽圈情况调查- 结果分析(第二部分)[EB/ OL].(2020-09-02)[2024-01-10].https://zhuanlan.zhihu.com/ p/212489713.
  5. 曼纽尔·卡斯特.认同的力量[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3:75.
  6. 陶家俊.身份认同导论[J].外国文学,2004(02):37-44.
  7. 陈瑶.初入职的成人教育教师身份认同研究[J].福建广播电 视大学学报,2018(06):93-96.
  8. 邓惟佳.能动的“迷”:媒介使用中的身份认同建构[D].上 海: 复旦大学,2009.
  9. 梁玉晶,卢鑫.浅析当代大学生身份认同危机及其对策[J].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08(01):104-105.
  10. 你 是 如 何 入 坑Furry 的?[EB/OL].[2024-01-10].https:// www.zhihu.com/question/68669637.
  11. 中国的furry 爱好者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EB/OL].[2024- 01-10].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438439.
  12. 李金芳.《创造 101》迷群身份认同研究[D].南京: 西华师 范大学,2020
  13. wikifur.兽展[EB/OL].(2020-06-16)[2024-01-10].https:// zh.wikifur.com/wiki/%E7%8D%B8%E5%B1%95
  14. 约翰·费斯克.理解大众文化[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 社,2006
  15. 刘喜梅.从维基百科看互联网语境下的知识生产与传播[D]. 长沙: 湖南师范大学,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