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到Z的兽迷(2008)

来自WikiFur
跳转至: 导航搜索
50px-Documents drawer.svg.png


《Furries from A to Z(Anthropomorphism to Zoomorphism)》
社会与动物.jpeg
作者Kathleen C. Gerbasia,Nicholas Paoloneb,Justin Hignerb,Laura L. Scalettac,Penny L. Bernsteind,Samuel Conway、Adam Priviteraf
語言英文
題材兽迷;微博;亚文化;
類型文献
出版者《Society & Animals》
(译:社会与动物)
出版日期2008年3期 卷16
頁數16 (2008) 197-222
ISSN1063-1119

文献下载[编辑]

书籍.png《Furries from A to Z(Anthropomorphism to Zoomorphism)》.pdf

译者注[编辑]

本页面含有由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

2007年,Gerbasi博士进行了一系列调查来评估媒体对兽人的刻板印象,包括兽人被赋予的心理健康特征。

通过对两个关键的兽人身份问题的二分回答得出一个二维的兽人分类,并提出“物种身份障碍”设想,这种将Furry简单归类到“物种认知障碍”是错误的。

直到2017年 何霁宇 的《兽迷亚文化的身份边界与性污名》发表,才纠正了将兽迷归类为物种身份障碍的错误观点。

  • 翻译:碳酸、Tasker、天孤
  • 校对:碳酸、Tasker

摘要[编辑]

本研究为探寻兽迷群体,调查了参加Anthrocon的兽迷群体(n=217)和非兽迷个体(n=29),以及大学生(对照组)(n=68)。


通过对两个关键的兽迷身份问题(“你是否认为自己不到100%的人类”和“如果你可以变成0%的人类,你会吗”)的二分法回应(“是”或“否”),可将兽迷以两个维度划分为四类。

该二维度分别是自我认知(无扭曲 vs 扭曲)和人类种群身份(已获得 vs 未获得)。25%的兽迷样本对两个问题都回答“是”,因而他们属于“自我认知扭曲”且“未获得人类种群身份”的一类。


该类型的兽迷有些特征类似于性别认同障碍人士,而其背后的原因尚未明确。因而兽迷主义和以往提出的“物种身份认同障碍”仍亟待深入研究。


Note 译者注:这种从心理学角度将兽迷群体的“人-动物”身体和精神之间的认同错位,命名为物种认同障碍(Species Identity Disorder)。引来了心理学内部非常猛烈的批评,这是对“性别认同障碍”模型的简单挪用,不仅病理化了兽迷群体,且规制了对幻想中的性别认同的想象空间。其后的一系列心理学的量化研究,都始终没能走出这类自然科学式的本质主义路径。这些研究虽然指出了兽迷文化的一些统计学特征,并反驳了大众传媒的刻板化污名,但完全忽略了兽迷内群成员对“兽迷”这一身份认同的差异性。

作者简介[编辑]

  • Kathleen C. Gerbasia / 助理教授,社会科学部,心理学,尼亚加拉县社区学院(NCCC),Sanborn,NY 14132,USA
  • Justin Hignerb / 前本科生,尼亚加拉县社区学院(NCCC),Sanborn,NY 14132,USA
  • Nicholas Paoloneb / 前本科生,尼亚加拉县社区学院(NCCC),Sanborn,NY 14132,USA
  • Laura L. Scalettac / 副教授,心理学,社会科学部,尼亚加拉县社区学院(NCCC),Sanborn,NY 14132,USA
  • Penny L. Bernsteind / 副教授,生物科学,肯特州立大学,Stark,6000 Frank Ave.,N. Canton,OH 44720,USA
  • Samuel Conway / Anthrocon(AC)大会主席,Inc.,PO Box 476,Malvern,PA 19355,USA
  • Adam Priviteraf / 研究生,心理学系,Park Hall,纽约州立大学,Buffalo,NY 14260-4110,USA

发表于2007年8月29日,收录于2007年10月29日。 DOI: 10.1163/156853008X323376

Note 译者注:Anthrocon(AC)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兽迷俱乐部,固定每年6-7月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举行。官网链接:https://www.anthorocon.org


简介[编辑]

拟人化(Anthropomorphism),是指将“将人类特征赋予非人类实体”。在对PsycINFO数据库以“拟人化”为主题进行搜索后,找到了186篇文献,其中69篇出版于1991年至1999年,46篇出版于1999年之后。


拟兽化(Zoomorphism):“将动物的特征赋予给人类、神灵或无生命的物体”。是指将动物的特征赋予人类、神灵或无生命的物体。(PsycINFO,2007年,第1011页)很少出现在心理学文献中。在PsycINFO上对拟兽化的搜索只发现了四篇文献,并且它们的发布时间都相距甚远。

Note 译者注:PsycINFO(心理学文摘数据库,简称PI)由美国心理学学会(APA)制作,收录完整且回溯久远、权威强的的行为科学及心理健康摘要文献。


Note 译者注:Anthropomorphism指将人类的特征和品质赋予动物或神灵,而Zoomorphism则相反,是将动物的特征赋予人类,把人类行为或特征描述成动物行为或特征的倾向。例如,一个人被描述为“狡猾的狐狸”就是拟兽化,而一个狐狸被描述为“有人类的思维和情感”则是拟人化。


Furry是指认同毛茸茸的文化的人。Furries是对拟人化动物(如卡通人物) 有明显兴趣的人的统称。


许多(但并非全部)Furry强烈认同或认为自己是人类以外的一种(或多种)动物。常见的Furry身份(Fursonas)有龙、 猫(包括猫、狮子、老虎)和犬(狼、狐狸、宠物狗)等物种。一些兽迷群体创造了混合物种, 例如“Folf”(狐狸和狼)或“Cabbit”(猫和兔子)。但Furry中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话)认为自己是非人类的灵长类物种。


Furries中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话)认同于非人类的灵长类物种。许多兽迷聚集在网络空间,欣赏拟人化的艺术作品,并参加兽迷聚会。在参加兽迷聚会时,一些兽迷会从头到脚都穿着类似动物的服装,被称为“Fursuits”。穿上兽装(Fursuit)后,兽迷可以直立行走。有些毛毛会把人类的衣服叠加在兽装上,不过大多数Furry并没有全套的兽装,因为它们很昂贵。Gerbasia指出,科学界对Furry的学术研究甚少 。然而,在大众媒体中,兽迷被描绘成一种令人极其反感的群体。 Gurley(2001)提出,人们往往对兽迷群体有一下刻板印象:

1. 以男性为主;

2. 小时候喜欢看动画片;

3. 喜欢科幻小说;

4. 是同性恋;

5. 戴眼镜留胡须(仅限男性Furry);

6. 从事过科学家或计算机相关领域的工作;

7. 最常选择的狼和狐狸作为它们的灵魂动物/守护神。

同时Gurley还表示,有些Furry要么感觉自己像,要么希望自己是人类以外的动物种类。即使大众媒体没有明说,也暗示了Furries往往是有心理问题的人。对于一个客观的科学家来说,这些所谓的Furries只不过是基于大众媒体对非常有限数量的采访/或观察的解释而做出的猜测、哗众取宠或过度概括。


Furries反对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这些描述。为了防止Furries额外扭曲和耸人听闻,兽迷群体通常拒绝参加由非Furry的人进行研究。而从科学家的视角来看,这些所谓的Furry印象不过是人们基于媒体的几个采访和解释而产生的偏见。Furry对这些描述基本持反对态度。为了避免Furry群体被进一步妖魔化,Furry通常拒绝参加由非Furry主持的研究。


由于Furry不愿意参与研究,加之科学界对Furry关注甚少,本研究开始时(2006年)同行评议中尚未有关于Furry的文献。


本研究目的则为填补这一科学界的空白。通过调查,本研究将评估大众媒体所产生的Furry刻板印象,以及Furry的心理健康状况。简而言之,这项研究可以解释一个人说 “我是Furry”时意味着什么。


本研究的具体目标[编辑]

本研究想要测试人们对Furry的刻板印象,并尝试找出Furry的特征。Furry是否更有可能:

A 是雄性而不是雌性;

B 喜欢科幻小说(比不是Furry的人更喜欢);

C 是同性恋;

D 戴眼镜、蓄胡须——仅限男性;

E 穿兽装;

F 成为科学家或在计算机相关领域工作?

Furry小时候喜欢动画片吗(比不是Furry的人更喜欢)?

Furry会认为自己不完全是人类吗?以及如果有可能,会宁愿放弃人类身份、变成其它物种?

最后,本研究希望能解答两个问题:

1. Are furries perceived as having behaviors commonly seen in personality disorders?
兽迷群体是否经常表现出人格障碍问题?


2. Do furries report connections to their identity species that parallel aspects of 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Furries的物种身份问题是否与性别认同障碍有一定的联系?


这两个问题源于人们的刻板印象,似乎兽迷群体有心理健康问题。但缺少证据证明该刻板印象的合理性。假如最终研究结果支持刻板印象成立,我们猜测或许与人格障碍和性别认同障碍(GID)有关。


研究方法和步骤[编辑]

在世界上最大的年度Furry会议上招聘了Furry参与者(FP)和不是Furry的参与者(NFP),据统计,参加会议的人数约2500人,其中大部分是Furry。


会议主席Samuel Conway深受兽迷群体的信任和尊重,他批准了这项研究。他的批准是使这项研究成为可能的关键因素。他允许研究团队参加会议,对调查提出了重要建议,并提供了一个指定的空间来收集调查。他还并警告说,鉴于上文讨论的媒体抹黑的历史,他实际上并不希望会议上有人填写调查问卷。实际上,主席的支持验证了这项研究,并鼓励Furry参与其中。


研究团队被分配到会议厅经销商室的一张桌子上。在经销商的房间里,供应商出售各种各样的产品(兽装周边),艺术家展示和销售他们的艺术品。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区域,供会议参与者参观。研究桌上的标志牌表示邀请 18 岁及以上的个人参与调查。


参与者团体[编辑]

在研究桌附近的参与者被邀请填写调查问卷 (n=408)。最初的408人中,有134人拒绝调查,有4个未成年人的数据不包括在内。


大多数拒绝调查的人是男性;然而,兽装有时会干扰研究人员确定一个人的性别。遗漏或混淆性别关键变量的样本(n=24)不包括在结果中。


Furry参与者(187 名男性和30名女性)和不是Furry的参与者(21名男性和8名女性)组成了总共246名参与者的样本。


Furry参与者(FP) 是指在调查中表明自己是Furry的人。不是Furry的参与者(NFP)是调查结果表明他们不是Furry的会议参与者。NFP可能是Furry的朋友或亲戚,也可能是会议上的供应商、工作人员。


2006年春季,戈尔巴西亚所有三个中级心理学班的学生都获得了少量的额外学分来完成对照调查。总共有40名女生和28名男生作为对照参与者(CP)。


调查工具[编辑]

我们开发了两个调查工具。第一个是会议调查,针对会议参与者。第二个与第一个平行,但不包括有关Furry身份的问题,是针对 对照参与者(CP)的。


调查的问题涉及人口统计学(比如年龄、职业、性别、性取向、学生身份),并包含对Furry刻板印象的特征。

关于Furry身份的问题包括:

1.你认为自己是一个Furry吗(不用管“Furry”对你意味着什么)?

2.你认为自己是不是100%的人类?

3.除了人类之外,你认为自己是哪种动物/物种?

4.如果你可以变成0%的人类,你愿意吗?

5.你几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是Furry的?

6.你是几岁开始接触到Furry文化的?

7.你的家人知道你是Furry吗?

8.你有兽装吗?

9.你穿兽装吗?


FP(Furry参与者)还被要求指出,他们自己与六种可能的物种之间有多大的联系。这六个联系探讨了以下Furry的属性:

1.天生与其他物种有联系;

2.与其他物种有共同特征;

3.前世是一个非人类,转世成人;

4.与物种有神秘的联系;

5.对自己的人类身体感到不舒服或不合适的感觉;

6.是一个被困在人类体内的非人类物种。

最后两个问题是对GID的标准进行了改写,这些标准来源于《美国精神病学协会诊断与统计手册(DSM-IV-TR,2000)》。 Note 译者注:GID: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所有的会议参与者(FP和NFP)还被要求从45项人格清单中选择所有他们认为是“Furry的个性/Furry的行为”的特征。清单项目来自3个来源:

1.Comer's(2004)的19种人格障碍特征;

2.来自TIPI(Gosling,Rentfrow和Swann,2003; Gosling,n.d.)的所有10个项目,这是一个简短的大五度量,我们修改了关键的负面项目;

3.所有的3个经验开放性子量表(IPIP,n.d.,Goldberg,1999)包括创造力(6项),非常规(5项)和审美欣赏(5项)。

IPIP子量表和TIPI两个目的:它们的存在掩盖了人格障碍特征,并且IPIP子量表允许Furries作为一个群体对艺术的兴趣。这45个人格项目并排2列,分别以A和B标记。在每一列中,同一来源的两个项目不会连续出现。


由于预料到Furry会对研究产生怀疑,而且大会主席认为Furry不会愿意接受调查,所以性格清单并不是自我报告。我们预料到参与者可能会拒绝完成一份包含人格障碍特征的自我报告清单。因此,要求参与者在调查问卷的人格清单部分中描述典型的Furry。

对照组调查询问了人口统计学问题,并包括相同的个性特征清单和说明,只是将“大学生”替换为“Furry”。


结果[编辑]

Table1
  • 214名“Furry”参与者中,平均首次意识到自己是“Furry”的年龄为17.28岁,平均首次接触“Furries”文化的年龄为19.48岁。当被问及家庭中是否有人知道他们是“Furry”时,29%的参与者表示家庭中没有人知道。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成为“Furry”。
  • Furry爱好者在儿童时代非常喜欢卡通。比普通人更有可能回忆起他们非常喜欢的卡通。回忆起他们在童年时期每周看卡通的时间明显多于普通人。
  • Furry爱好者喜欢科幻小说。Furry爱好者(和非Furry者)比普通人更有可能报告他们喜欢科幻小说。
  • 170名Furry参与者(FP)常见的物种是狼和狐狸。没有Furry提到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作为他们的身份。
  • 当被问及是否拥有兽装时,216名回答者中有26.4%说“是”。当被问及是否穿着兽装时,217名回答者中有30%说“是”。
  • 男性Furry既留胡子又戴眼镜。胡子和眼镜都被19.4%的FP、38.1%的不是Furry的参与者(NFP)和10.7%的对照参与者(CP)所佩戴。有一种趋势是NFP男性更可能而CP男性更不可能留胡子和戴眼镜。
  • Furries并不从事计算机或科学领域的工作。188名FP报告了他们的职业,大约75%看起来既不是计算机也不是科学相关的。
  • Furry是同性恋。Furry男性比CP和NFP男性更可能是双性恋或同性恋。CP和NFP男性更可能是异性恋。没有女性Furry报告说自己是同性恋,女性Furry比CP和NFP女性更可能是双性恋,而CP和NFP女性更可能是异性恋。


人格清单结果[编辑]

Table2
Furry的刻板印象和结果比较
  • 在FP组中,45个项目中有10个认可与不认可的选项在统计上不显著。


  • NFP组有23个项目,CP组有25个特征与机会没有显著的差异。
  • FP和NFP对Furry目标的认知,以及CP对大学生目标的认知,相对于人格清单上的项目,激活了一些相当一致的图表。


为了确定FP和NFP对Furry目标的认知的相似性,计算了比较FP和NFP认可与不认可每个清单项目的卡方值。FP和NFP对人格清单上45个特征中只有在可靠和同情的认可上有显著差异。


人格障碍项目[编辑]

大多数(19个中的15个)人格障碍特征被更频繁地归因于大学生而不是Furry。


只有一个人格障碍特征(“对日常情况有奇怪或不寻常的想法”)被更频繁地选来描述Furry而不是大学生。


IPIP项目[编辑]

Table5
审美欣赏项目
比较会议参与者(FP和NFP结合)对Furry目标的感知、控制参与者、和大学生目标的感知

五个IPIP审美欣赏特征中的三个(“相信艺术的重要性,看到别人可能注意不到的美,喜欢感觉与大地的亲近”)被更有可能归因到Furry而不是大学生。


五个IPIP非传统特征中的四个(“逆流而上,做别人觉得奇怪的事情,被认为是有点古怪的,知道自己的想法有时会让人惊讶”)被更有可能归因于Furry而不是大学生。


六个IPIP创造力特征中的一个(“有生动的想象力”)被更频繁地归因于Furry而不是大学生。


在三个IPIP类别中,只有一个项目被更有可能归因于大学生而不是Furry,那就是非传统项目(“反抗权威”)。


TIPI大五人格项目[编辑]

在10个TIPI项目中,发现了6个有显著差异的项目。


两个责任心项目和情绪稳定性项目,以及两个外向性项目中的一个,被更有可能归因到大学生而不是Furry。


两个开放性项目中的一个(“是非传统的、有创造力的”)被更有可能归因于Furry而不是大学生。没有其他TIPI项目是显著的。


Furry的身份、与非人类物种的联系和Furry的类型[编辑]

调查问卷提出了一系列关键的Furry身份问题。


第一个关键的身份问题是,“你认为自己是不是100%的人类?”有三名FP省略了这个问题。


在回答的214名FP中,有99名(46.3%)说“是”,115名(53.7%)说“否”。


那些回答“是”的人被要求指出他们认为自己有多少百分比是非人类的。平均不是人类的百分比是44.35%。

第二个关键的身份问题是,“如果你可以变成0%的人类,你愿意吗?”在回答的206名FP中,有84名(40.8%)说“是”,122名(59.2%)说“否”。

与非人类物种的联系[编辑]

Furry被要求通过选择适用于他们的六个列出的联系中的任意多个,来指出他们与非人类物种的联系。


有两个问题是基于GID(性别认同障碍)的项目,指明“对自己的人类身体感到不舒服或不合适的感觉”(23.9%)和感觉自己是“是一个被困在人类体内的非人类物种”(29.2%)。相对较低认可率的第三个联系是转世为人(27.8%)。


相反,被选中、最频繁的选项是“与非人类物种有共同特征”。这一项被80.9%的回答者选择。

Furry的类型学[编辑]

Table9
对非人类物种项目的认同程度 以及 按Furry类型的认同率

兽迷群体说有不同类型的Furry。使用上面对两个关键身份问题的回答分布和对连接项目认同度的变化,可以识别和描述不同类型的Furry。Furry参与者对两个关键的毛茸茸身份问题的回答被用来构建一个Furry类型学。类型学的两个独立维度被标记为自我认识和人类种群身份。

  • 在自我认识维度上,一个Furry被标记为“自我认识扭曲”或“自我认识未扭曲”。这个Furry(扭曲)或(未扭曲)认为“自己不是100%的人类”。我们根据个体感觉和个体表现(人类)之间的比较,选择了扭曲和未扭曲这两个术语。身份要么是未扭曲的(他们没有说认为自己不是100%的人类),要么是扭曲的(他们认为自己不是100%的人类),但他们客观上是人类。


  • 在人类种群身份维度上,一个Furry被标记为“已获得人类种群身份”或“未获得人类种群身份”。Furry是他想成为的物种吗?如果Furry说如果可能的话,想成为0%的人类,那就是未获得人类种群身份,因为他们是人类,没有达到他们的目标。

如果Furry不想成为0%的人类,那就是已获得了,因为对客观的观察者来说——他们已经达到了这个目标,因为他们是人类。


  • 这个分类系统产生了四种维度的Furry。大多数Furry(n = 203)回答了这两个关键的身份问题,并且可以用这个类型学来分类。我们样本中最大的群体是“未扭曲达到”类型(n = 77)。这个群体包括那些说他们不是100%的人类,也不希望成为0%的人类的个体。对客观观察者来说,他们已经达到了这个目标。他们是人类,也不希望完全变成非人类。这种类型占了回答了两个关键身份问题的毛茸茸的38%。


第二大群体是“扭曲未达到”类型(n = 51)。这种Furry认为自己不是100%的人类,并且如果可能的话,会变成0%的人类。这种类型占了回答了两个关键身份问题的Furry的25%。


剩下的两个群体是“扭曲获得”和“未扭曲未获得”。扭曲达到类型(n = 44)认为自己不是100%的人类,但不希望成为0%的人类;这种类型占了回答了两个关键身份问题的样本的22%。


最后,未扭曲未达到类型(n = 31)不认为自己不是100%的人类,但如果可能的话,会变成0%的人类。这是最少见的类型,只占了回答了两个关键身份问题的15%。


如果这个分类系统有有效性,Furry报告的连接的数量和类型应该根据Furry的类型而有所不同。在203个可分类的Furry中,有196个完成了调查中连接部分的所有(n = 184)或除了一个项目(n = 12)之外的所有项目。


表9显示,Furry对每个连接的认可频率根据Furry的类型而有所不同,并且具有统计学意义。对于六个连接中的五个,认可频率最低的是未扭曲达到的群体,其次是未扭曲未达到的群体,然后是扭曲达到的群体。最高频率是扭曲未达到的群体。唯一偏离这种模式的是“共享共同特征”的连接,在这种连接中,扭曲达到的群体(95.3%)的认可频率略高于扭曲未达到的群体(92.2%)


为了进一步探索总连接分数和这个二维Furry类型学之间的关系,总连接分数被输入到一个双因素方差分析中。自我感知和物种身份维度的主效应都是统计学显著的。扭曲的Furry(认为自己不是100%的人类)

 F(1, 192) = 107.43, p < .001

和未达到的Furry的人(希望成为0%的人类)有更高的总连接分数。


自我认识和人类种群身份之间的交叉并不不显著。



对于181个没有缺失任何变量的FP,Furry的类型和性取向的分布也有显著差异,同性恋者在扭曲未达到的类型中过度代表;异性恋者在未扭曲达到的类型中过度代表。Furry的性别也有一种倾向,女性Furry在扭曲未达到的群体中被低估,男性Furry在这个群体中被高估。

这可能代表了性取向、Furry的性别和Furry的类型之间的混淆。女性FP的数量较少,限制了更全面的分析。


性别认同障碍(GID)的相关性[编辑]

这项研究的一个目标是探讨GID和成为Furry之间可能的相似之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两个连接陈述是根据GID的一些方面模式化的。考虑到正在形成的Furry类型学,有必要看看这两个连接和四种Furry类型。在回答关于“对自己的人类身体感到不舒服或不合适的感觉”的连接项目的201个FP中,有48个(23.9%)表示这是他们与非人类物种连接的一个方面。在这48个毛茸茸的人中,有45个完成了两个关键身份问题,并且可以被放入Furry类型学中;45个中有36个(80%)是扭曲类型之一(14个扭曲达到和22个扭曲未达到)。在扭曲达到和扭曲未达到的类型中,认可这种连接的FP的百分比分别是32.6%和45.8%。两种未扭曲类型中认可这一项目的可能性显著较低,

 χ2 (3, n = 188) = 27.435, p < .001

对第二个GID连接的分析也出现了同样的模式。在回答连接项目“你是一个被困在人类体内的非人类物种”的209个FP中,有61个(29.2%)表示这是他们与非人类物种连接的一个方面。在这61个毛茸茸的人中,有57个完成了两个关键身份问题,并且可以被放入Furry类型学中;

57个中有47个(82%)是扭曲类型之一(16个扭曲达到和31个扭曲未达到)。在扭曲达到和扭曲未达到的类型中,认可这种连接的FP的百分比分别是37.2%和60.8%。两种未扭曲群体中认可这一项目的可能性显著较低。

χ2 (3, n = 196) = 45.581, p < .001

对于完成了这两个连接项目的FP来说,这两个连接的回答是相关的。

χ2 (1, n = 201) = 24.146, p < .001

参与者既不认可也不认可(n = 123),或者同时认可(n = 27),超过了预期频率。只认可其中一个项目的人数少于预期频率。额外的分析——其中比较了不同类型的Furry在检查没有、一个或两个GID连接方面的可能性——显示出,在两种扭曲类型中,参与者更有可能检查一个或两个GID连接。未扭曲类型很可能不检查任何一个GID项目。

 χ2 (6, n = 188) = 53.121, p < .001)
Table11
不支持、支持一个或两个GID连接的Furry类型

未扭曲达到群体中没有参与者,未扭曲未达到群体中只有一个参与者检查了两个GID项目(表11)。


讨论[编辑]

这项研究的一个主要问题是,这个Furry的样本在多大程度上能代表Furry的人口。

我们能否从这些结果推广到更大的Furry粉丝群?参与者是参加世界上最大的年度Furry会议的方便样本志愿者。没有其他已发表的研究可以与这些结果进行比较。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用从其他来源抽取的其他样本。目前,我们可以说,我们的Furry性取向结果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学生进行的一项未发表的在线调查的结果相似,在这项调查中,有609个毛茸茸的人参与了(Rossmassler & Wen, 2007)。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正在进行更多的毛茸茸研究(K. Gonsalkorale, 个人沟通,2007年7月10日)。第二个问题是可能的需求特征对参与者的影响。虽然一些Furry可能有动机去展示或夸大他们的独特性(B. Harris, 个人沟通,2007年3月22日),但更有可能的是,一个Furry的反应偏差会是一个社会期望偏差。大多数人应该想要表现得“正常”,以反驳之前媒体的嘲笑。像许多人那样肯定地回答关键的Furry身份和GID连接项目,是与社会期望偏差相反的。此外,许多Furry的人报告了非异性恋的性取向。这些结果显示了他们以一种非社会期望的方式回答问题的意愿,并且暗示了他们回答的有效性。尽管可能存在一些缺陷,但这项研究已经开始描述了一个人说“我是一个Furry”的时候意味着什么。结果显示,Furries是一个复杂、独特和多样化的人群,他们在几个方面都很出色:

1. 他们的兴趣和行为独特地结合了拟人化和兽化;

2. 比起女性,男性更多地成为Furry;

3. Furry的性取向与社会规范有很大不同。

人格清单的结果表明,Furry被认为是一个有审美兴趣但没有人格障碍特征的非传统个体。事实上,FP和NFP比CP更不可能认为典型的Furry有人格障碍特征,而CP则更可能认为典型的大学生有这样的特征。有可能是社会期望偏差影响了FP对毛茸茸的描述。然而,如果典型的Furry真的被认为有人格问题,并且社会期望偏差影响了FP的回答,那么NFP应该比FP更有可能认可障碍术语。但这并没有发现。

结论[编辑]

成为兽迷对不同的兽迷来说意味着不同的事情。我们提出的兽迷类型学是试图区分不同类型的兽迷。对于最大的一群兽迷,即未失真的达到型,成为兽迷可能只是多了一种与其他有着共同兴趣的人交往的途径,比如拟人化的艺术和兽装。


对于自我认知扭曲、未获得人类身份的Furry,他们与自己物种的联系与性别认同障碍(GID)的某些方面非常相似。对于这些兽迷来说,认为自己不是100%的人类并且想要成为0%的人类,通常伴随着对自己是人类身体的不满和感觉自己是另一种物种被困在人类的身体里。


自我认知扭曲、未获得人类身份的Furry可能代表了一种我们暂时称之为“物种认同障碍”的状况。


显然,我们假设的物种认同障碍这一概念是否存在,以及失真的兽迷类型与GID之间有多大程度的相似性,还有待观察。需要更多的工作来复制和验证兽迷类型学和物种认同障碍这一概念。


参考文献[编辑]

  •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00).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4th ed. text revision). Washington, DC: Author.
  •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007). APA dictionary of psychology. Washington, DC: Author.
  • Caudron, S. (2006). Misfit furries. Who are you people? Fort Lee, NJ: Barricade Books.
  • Comer, R. J. (2004). Abnormal psychology (5th ed.). New York: Worth Publishers.
  • CSI. (2003). Retrieved July 23, 2007, from http://www.csiguide.com/ episode.asp?csi=118.
  • Epley, N., Waytz, A., & Cacioppo, J. T. (in press). On seeing human: A three-factor theory of

anthropomorphism. Psychological Review.

  • Gerbasi, K. C., Harris, B., & Jorgensen, K. (2007, March). Furries: Why do some humans grow up wanting to assume a non-human identity? Interactive session conducted at Society for Research on Identity Formation, Washington, DC.
  • Gerbasi, K. C., Paolone, N., Higner, J., Scaletta, L.L., Privitera, A., Bernstein, P.L., & Conway, S. (2007, March). Th e furry identity: Species identity disorder? Poster presented at Society for

Research on Identity Formation, Washington, DC.

  • Gerbasi, K. C. (2007). DrG, Kathy Gerbasi, PhD. Retrieved August 10, 2007, from http://drg_

kcgerbasi.livejournal.com/.

  • Goldberg, L. R. (1999). A broad-bandwidth, public domain, personality inventory measuring the lower-level facets of several five-factor models. In I. Mervielde, I. Deary, F. De Fruyt, & F. Ostendorf (Eds.), Personality psychology in Europe, Vol. 7 (pp. 7-28). Tilburg, Th e Nether�lands: Tilburg University Press. Retrieved September 29, 2007, from http://www.ori.org/lrg/PDFs_papers/A%20broad-bandwidth%20inventory.pdf.
  • Gosling, S., Rentfrow, P. J., & Swann, W. B. (2003). A very brief measure of the Big-Five per�sonality domains.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37, 504-528.
  • Gosling, S. (n.d.). TIPI. Retrieved 2006, from http://homepage.psy.utexas.edu/HomePage/Faculty/

Gosling/scales_we.htm#Ten%20Item%20Personality%20Measure%20(TIPI).

  • Guinness World Records Limited. (2007). Guinness world records 2008, p. 123.
  • Gurley, G. (2001). Pleasures of the fur. Vanity Fair, March, 174-196.
  • HBO. (2007). Th e day fu*kers. Entourage. Retrieved August 1, 2007, from http://www.hbo.com/entourage/episode/season04/episode49.html.
  • Horowitz, A. C., & Bekoff, M. (2007). Naturalizing anthropomorphism: Behavioral prompts to our humanizing of animals. Anthrozoös, 20, 23-35.
  • IPIP. (n.d.) IPIP: International personality item pool: A scientific collaboratory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dvanced measures of personality traits and other individual differences. Retrieved 2006, from http://ipip.ori.org/newHEXACO_PI_key.htm#Aesthetic_Appreciation. Rosnow, R., & Rosenthal, R. (2002). Beginning behavioral research: A conceptual primer (4th ed.). Upper Saddle River, NJ: Prentice Hall.
  • Rossmassler, L., & Wen, T. (2007, May). Furries are people too: Social and cognitive factors in unique social communities. Poster presented at the Seventh Annual Stanford Undergraduate Psychology Conference, Stanford.
  • Serpell, J. A. (2003). Anthropomorphism and anthropomorphic selection: Beyond the “cute response.” Society & Animals, 11, 83-100.
  • U.S. Census Press Release. (2006). Retrieved August 13, 2007, from http://www.census.gov/PressRelease/www/releases/archives/facts_for_features_special_editions/009383.html.
  • Wikifur. (n.d.). Retrieved July 23, 2007, from http://furry.wikia.com/wiki/WikiFur.Furry_Cent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