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魔狼之铠》

来自WikiFur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魔狼之铠》


贴吧🆔:隨風孤魂

贴吧🆔:冥界游龍


目录索引链接:
http://zh.wikifur.com/wiki/%E7%94%A8%E6%88%B6:%E9%9A%A8%E9%A2%A8%E5%AD%A4%E9%AD%82


放眼而去都是没完没了的怪物。

挥剑砍死一只果冻一样的怪物。

这些被称作史莱姆的生物非常的脆弱,被砍成两半之后就化成普通的果冻。这种弱小的生物是在学校战斗训练之中常见的怪物。

我用拙略的剑技都能够轻松的把他们打倒,但是这次数量太多了。

我被史莱姆逼进了一个洞穴里,我们的史莱姆不断的涌进来。

我的四周都是史莱姆的尸体和留下来的粘液。

我有心无力的朝着一只史莱姆砍下去。 到底还有多少史莱姆呢?

突然我注意到史莱姆并不会进入洞穴的深处,好像里面有什么令他们畏惧的东西。 这次我出来是因为我接受了一个清空史莱姆的任务,没想到会碰上这种情况。先确定一下洞穴的深处有没有史莱姆吧。

我迈开脚步朝洞穴的深处走去。

我走到了终点,这里是洞穴的最深处。没有任何史莱姆的身影。

看来这次只要清空外面的史莱姆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我转过身,就要沿着来路回去。刚刚迈开脚步,就好像绊到了什么,身体一个趔趄,我摔倒在了地上。

“哎呀~疼”

我从地上爬起来,发现绊到我的是一套铠甲。

咦?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铠甲?

我没有想到这次还能意外的收获一套铠甲。 在执行工会的任务时额外得到的东西归冒险者所有。也就是说这套铠甲是我的东西了。我有预感,能够在这里发现的东西应该不会差。

我挣得少,到现在也没有一套铠甲。在这里得到一套好的铠甲能够让我从事更高级的工作,得到更多的报酬。也能够去更多的地方。 我去掉铠甲表面的灰尘。

头盔是狼头的设计,比想象之中的还要轻便。尽管如此,做工依然结实。

听说轻便而结实的铠甲是最好的铠甲。 这是个好东西,我要了。

我把铠甲捡起来,抗在肩上往外面走去。(怎么做到的?)

去工会拿了那少得可怜的报酬之后我朝我家走去。

我家是租用一个破烂不堪的仓库,也许猪圈都比他好。

找到一个赚钱的好工作之后就可以告别这样子的房子了。然后重拾骑士的梦想。

在幻想的同时,我将铠甲搬到了家里。

我粗暴的把房子里的杂货随便拨到一边,将铠甲放在中间。

用抹布将铠甲上的泥擦干净,一件件的往身上穿。

胯股之间容易发生摩擦的部分有凝胶一样的缓冲材料,穿起来很和身。细节方面考虑的也很周全。

最后是仿造狼头设计的头盔。

比铠甲的尺寸稍稍大了一点点,不是不能用。显然用上比较好。

我看了看镜子里穿铠甲的我。

头盔是仿造狼头设计的,所以看起来有点像是兽人一样。

腹部的甲胄的缝隙之间有着一些牙齿一样的锋利的突起 。

镜子里的我看起来很强,这才是置之度外啊。

的确,穿着这套铠甲战斗起来也比较厉害吧。

我非常满意,就要把铠甲脱掉。

但是脱不下来了。

身上的部件完全脱不下。

不但如此,各个部件之间融合成为了一个整体。全身包裹在金属的甲胄里。

“这是怎么回事?”

头盔和铠甲也结合成为一体,取不下来了。 “怎么办?”

金属制的铠甲传来冰凉的感觉。

突然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被诅咒的武器’

世界上有一种武器被称作被诅咒的武器,他会和使用者合为一体。

武器本身是个好东西,但是诅咒的发动会对使用者造成一定的伤害。或者单单从与身体融合在一起来说还是给人带来不少的困扰,所以一般没有什么人会使用。

自己为什么不注意一下铠甲会不会被诅咒的事情呢?

一想到狼头形状的头盔设计和腹部部件的牙齿,一旦和铠甲融合之后的样子就令人不寒而栗。

教会的神父应该会解除的魔法。

我穿着铠甲朝教会走去。

我对秃顶的神父说明来意之后神父就去调查了。

“的确,这个是诅咒装备,而且如果不解开诅咒,你的脑袋也会和头盔融合在一起。”

“这个诅咒不是很难解开。”

“那帮我解开吧。”

不愧是神父,以前我都是不信神的,不过今天我信了。

“需有支付十枚金币。”

“什么?十枚金币?”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可是我一个月才能够赚到的钱。

“对不起,我没有那么多。”

“那不好意思,我是不会帮你解开的。”

收回前面的话,神是不可信的,唯利是图的教会十分的让人讨厌。

我急忙离开了教会。我必须尽快赚到十枚金币。

我前往了工会,在任务榜上寻找适合的任务。

任务榜上写着一条‘紧急招募,大规模清剿魔物’的信息。

对魔物的大规模清剿活动昨天就已经开始了,但是人手可能不够。像紧急招募这种事情的报酬相对较高。当然,战斗会更加激烈。 如果是平时我才不会接这种任务,但是现在不一样,我必须参加这个任务。

队伍在森林外围点的草原上搭起了简易的帐篷。我所在的队伍有三十人,以战士为主,还有几个魔法师。

这次任务的目标是一种长得像蘑菇的巨大怪物。

他的身体一些部位是上等的药材。

因为要收集完整的尸体,所以不能够使用火属性的魔法。只要破坏了怪物的核心,就可以易地打倒它,不同的怪物的核心位置并不一样。

我们在草地上匍匐前进。

在树的中间发现了一只怪物。长得像蘑菇一样,体型非常巨大。

“趴下”

小队长喊道

我们全部趴在地上了。

“按照计划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我们各自匍匐前进接近目标。

我也趴在地上,隐藏在规定的地方。

我隐藏在池塘边上。

这个时候安静极了,只有树叶的沙沙声和铠甲轻微摩擦的声响。

我偶尔舔一下发干的嘴唇,静静的等待行动的信号。

突然森林中出现了许多的烟花,那是魔法信号弹。

我站起来冲了出去。

这时候异变突起。

胯股之间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我急忙停下来。

但是周围没有其他人。

冷静下来考录的话只有铠甲了。而且人想要抓住我的胯股之间是不可能不被发现的。 难道这是诅咒之铠的缺陷吗?

感受到奇怪的感觉在蔓延,茵经被下面铠甲的什么东西包裹住。那里的胶状在蠢蠢欲动确实,那里的缓冲材料正在蠕动。

蠢蠢蠕动的胶状物刺激着归投,让他在铠甲里面博起。

这样的铠甲即使再好也无法用来战斗。

胯骨之间的感觉让我根本没有办法专心的攻击怪物。胶状物不断的起伏好像才是刺激的开始。

糟糕!心情渐渐的愉悦起来了。

然后,不仅仅是胯骨之间。全身的铠甲都开始发生变化。

铠甲和皮肤之间的空隙因为铠甲的收缩而消失,与身体贴合。

不仅仅是身体,头部除了眼睛鼻子嘴巴之外的其他地方都紧紧的和头盔贴合。

铠甲和身体贴合之后完全感受不到铠甲的重量。

铠甲好像也有神经一样,有一种和身体成为一体的感觉。

突然间胯骨间的胶状物突然肆虐起来。那里的刺激也变得更加刺激。

我的肉磅就这样在铠甲中无耻的映了。

我屈服在了快赶之下,凝胶状的东西在慢慢蠕动,让我的精只一吐为快。而且射出的精只都被铠甲吞噬了。

然后头盔也发生了变化。

原本宽松的头盔开始收缩到合适的大小。嘴巴的地方长出了吻部一样的结构。头部竖起两只耳朵。

铠甲的变化结束后我也停止了色精,凝胶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再次变成了缓冲物。

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往旁边的溪水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像狼人穿了铠甲一样的自己。

头盔原本就是仿造狼头设计的,现在完全变成了狼头的样子。张开嘴巴,铠甲形成的吻部也会张开,里面长满了獠牙。

头顶的耳朵也可以灵活的摆动,就好像是真正的狼人一样。我突然觉得这个样子也是非常帅气的。

感受着身上的力量,我挥舞着剑。随着剑的舞动带起了一阵风。

穿着铠甲活动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表达。就好像铠甲也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没有任何的阻碍。

突然间想起来这里的目的。

心中突然浮现出一股打倒敌人的冲动。

但是这个冲动不是我自己的。

是铠甲的?

我向战斗的地方跑去。

身体好像比以前更加轻盈了。就像风一样穿过小树林。刚刚穿过森林立马看见了蘑菇一样的巨大怪物。他正在用长长的触手玩弄他的敌人。

我砍断了一条朝我突袭过来的触手,动作比以前更加快了。

触手继续向我袭来,我挥起剑防御。

其他被触手缠着的佣兵根本没有办法挣脱。 魔法对触手的作用不大。火系的魔法有一点用处,但是雇主不允许使用火系魔法。

残酷的战斗,惨叫声此起彼伏。

“啊,不要啊。”

一个身材比较瘦小的佣兵被触手缠住脚踝倒吊了起来。

我跑过去把触手切断,佣兵掉了下来。至少暂时安全了。

佣兵的旁边,一节触手在慢慢蠕动。断口不断渗出白色的液体。

突然的摔倒在了地上。

在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被倒吊起来了。

触手收缩带来的巨大力量让我无法动弹。

只有收碗可以稍微的活动一点点,但是手腕的力量根本不足以伤害到怪物。

我被怪物渐渐的往上提,已经能够看见下面那张巨大的嘴巴。里面都是獠牙。

糟糕,难道就这样被吃掉了吗?

我挣扎了一下手腕,可以活动更多。但是这远远不够。

还有什么办法吗?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只能够这样被吃掉了吗?

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腹部传来了一阵疼痛。

对了,铠甲的腹部有一部分可以打开。哪里的缝隙里面长满了牙齿。

看了那里有一个腹口。

触手把我往嘴巴里送。

这时候肚子上的腹口张开,在触手上咬了一口。

触手吃痛立马把我放开。

在我掉下去的一霎那我看见了怪物上面的晶核。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腹口伸出来一堆细小的触手一把就缠绕在了晶核上面。我挥剑砍断了晶核和怪物的连接。触手立马把晶核收进了肚子里面。

我掉了下去,但是失去了晶核的怪物已经死亡。我脱力的倒在地上。


完成了任务,我获得了十枚金币。这是我以前一个月的收入。

我来到教堂,但是我又离开了。现在的之间也不错。如果解开诅咒的话铠甲就无法恢复。那样他就成为了废品。


两年以后,世界流传着一个魔狼骑士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