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虎王面具》

来自WikiFur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虎王面具》


贴吧🆔:隨風孤魂

贴吧🆔:冥界游龍


目录索引链接:
http://zh.wikifur.com/wiki/%E7%94%A8%E6%88%B6:%E9%9A%A8%E9%A2%A8%E5%AD%A4%E9%AD%82


男女老少都喜欢的虎兽人摔跤手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但是没有人见过他的真正面目,因此社会上种种猜疑不断。




清志郎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父亲是一所大学里摔跤协会的教练。因为受到父亲的影响,清志郎梦想成为一名摔跤冠军。而他的偶像就是虎太郎,那个家喻户晓的虎兽人摔跤手。


清志郎今天要和父亲去看当地一年一度的摔跤大赛。


“虎太郎先生已经去世半年了啊!?”


清志郎出生之时,父亲的一个同事来看望他。并给小清志郎很多虎太郎的相片。现在清志郎就抱着这一堆相片坐在观众席上。


“不对,不可能啊!?”


“这场比赛虎王会上场?”


“不过这也是有可能的.......”


清志郎的位置在第十排,这是清志郎能够看见比赛的最好位置。


“太棒了,第一次在这么前面的位置看比赛呢!”


“这可是虎王清志郎先生的位置哦”


清志郎的父亲开玩笑发说道,眼里满是溺爱。


“爸爸,我要去买果汁。”


“刚刚不是已经喝了两瓶了吗?”


“但是我现在又口渴了。”


清志郎的父亲笑着说“拿去,这是最后一次了哦。”然后把500块(日元)交给了清志郎。


清志郎买来了可乐和绿茶,比赛场的灯光暗了下来,聚光灯都照在了赛场上。


比赛过半,清志郎急得满头大汗。


“清志郎,你怎么了?”


“肚子…痛”


“冷饮喝多了吧?”


“可能是吧”


“离虎王出场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你现在还有时间去洗手间!”


“嗯……”


清志郎抱着肚子离开了座位,向厕所跑去。


依靠观众席通道上的向导标志清志郎找到了厕所。

、 “厕所...厕所...找到了。”


因为太急了打开门就往里面冲,一下子就撞到一睹肉墙上。清志郎抬头一看,是刚刚比赛上的蓝方摔跤手。


“碰上抢劫的了?”


“对不起,这里是内部人员使用的厕所,请到其他地方使用。”


“对不起...但是我的肚子非常不舒服。”


清志郎额头上的汗水一直流。摔跤手没有为难他、


“真是没有办法,进去吧。快点出来。”


清志郎慌忙的跑进了隔间。


“我还要上场,所以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吧。”


“啊,我知道了……”


隔间里,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清志郎偶然听到赛场上的欢呼声心急得不行。


还有一会虎王就要上场了,而且刚刚那个人的比赛也不能看了。


又过来五分钟,肚子终于不疼了。


“呼,再不回去虎王就要上场了。咦?”

在隔间的角落清志郎发现了什么。


“这个难道是...”


黑色的皮革做成的,闪电般的眼睛周围只有简单的白点装的面罩。头顶的耳朵里面只有两个小孔。吻部就和真的老虎一样。


“虎王的面罩?”


这是清志郎第一次拿到职业摔跤手是面罩。“戴上会不会很拉风呢?”清志郎兴致勃勃的把玩着手中的面罩。“里面是”清志郎把内侧翻了出来,皮革和汗水混合的气味熏了清志郎一脸。


“臭!”


但是清志郎对中国面罩萌生了感情。


“为什么...这个面罩,我承认虽然臭了点,但是好想试戴一下。”


忍耐着汗臭,清志郎小心翼翼的把头发收进面罩里。


借着洗手池的镜子照了一下,感觉头部的尺寸和身体的比利不协调。


清志郎试着摆了一个姿势。不过身体还是小孩的身体,和虎王相差太远。


虎王快要出场了,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如果带着面罩回去可能会碰上麻烦,边走边脱吧。


“咦?为什么脱不下来?”


从下吧拽,从头顶拉。无论清志郎如何努力,面罩就是纹丝不动。


“怎么办?难道要以这个样子看比赛?”


那是一个小孩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正当清志郎着急的时候。心跳突然加快了起来。


“为什么我心跳有如此之快?难道是我太着急了?”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感觉像刚刚跑完百米冲刺一样。然后身体开始发热起来。


“啊…热…”


清志郎面色潮红,呼出的气仿佛带有火焰一般。。


“好痛苦,谁能够帮帮我?”


步履蹒跚,视野歪斜。手支撑在洗手池上。眼睛可以看到手臂被黄色的虎毛覆盖。清志郎还以为是幻觉。但是幻觉不可能持续那么久。


不一会毛长到了手臂,把T恤撑爆了。


突然,心跳停了下来。清志郎肩膀上的肌肉像小山一样隆起。


“为什么会怎样?”


接着胸部和背部像充气的气球一样膨胀起来,直接把身上的T恤变成布条散落在地上。腹部的毛是白色的,背部黄色的皮毛下面是健壮的肌肉形成的倒三角。块状的腹肌均匀的分布在腹部上,手臂粗壮得惊人。


随着劈啪啦的声音,清志郎的身体迅速拔高。原本及膝盖的短裤只能够聚集地贴在大腿上。腿部的皮肤上也长满了虎毛。


清志郎喘息的声音变得粗犷低沉,仔细一看原来是喉结。


“不要,停下来。”


清志郎感到胸闷,身上肌肉层层叠叠。身体又大了一圈。


鞋子完全报废,尖尖的指甲从脚尖冒出,刺破了鞋子。


“ヾ(≧O≦)〃嗷~”


清志郎嘴角突出,发出了不同于人类的吼叫。鼻子变黑,几根锋利的牙齿从嘴巴里长出。头顶是三角形的耳朵。面罩从头部脱落,脖子上长满了鬓毛。瞳孔好像水晶一般,眼神变得更加犀利了。


“为什么我变成了虎王?”


声音也变成了成年男性那种低沉的声音,这令清志郎非常吃惊。镜子里映射出来的清志郎哪里还有之前那个小孩的影子?


和普通的老虎不一样,虎王为了适合摔跤,放弃了流线型的身体。把自己锻炼得更加健壮。


清志郎终于接受了自己变成了虎王的事实,兴奋的笑了。


“真厉害。”


清志郎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发现有触感传来。并不是制作的东西。


“我的身体怎么样?”


清志郎的脑海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谁?”


清志郎怯生生的向四周望去,却一个人也没有发现。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虎王了。”


清晰的话语从清志郎的脑海里传来。


“不行,我是...”


“你自己照照镜子吧。”


“镜子?”


清志郎听从那个声音的指示朝镜子看过去。


(绿色的瞳孔,洁白的牙齿,美丽的皮毛,强壮的身体,这全部是你的东西。)


“我的东西?”


(史上最强的男人,虎王。)


“史上最强的男人是我?”


“我是虎王!”


随着那个话语的鼓动,清志郎的垮下一阵火热。


(看,你的小清志郎受苦了,你应该让他自由。)


清志郎的手自然的错开了裤子


清志郎不禁吸了一口气。


(怎么?不想碰一下吗?)


“好想。”


清志郎朝垮下高雄的阴经慢慢的伸出了手。


“啊”


那一瞬间,清志郎的皮毛都竖了起来。


触摸这个东西会那么舒服,不行。停不下来了。


(我的东西厉害吧。)


“嗯,非常舒服。”


(如果你每天都可以这样的话)


“每天啊?”


(考虑一下吧。)


“好吧,那我成为虎王。”


(好的,从今开始你就是虎王了)


“我,是虎王。”


(我会把我的记忆传输给你。)


“你?我?”


(对,今后你就是史上最强的男人了。)


“我。虎王。”


清志郎盯着镜子,把这句话深深地刻印在脑海里。


“我是真正的虎王,史上最强的男人。”


(开始了。)


嘴巴粗喘着气,带出野兽特有的气味。


“很舒服”


现在的清志郎好像嗑药了一样,越来越兴奋。手上的运动越来越剧烈。


“啊~”


从凌口滴下的液体在地上形成一小摊。


“已经…高曹…!”


突然地,清志郎大吼一声。


身上的荆业消失得干干净净。


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这里,快点,马上要上场了。”


迎面过来一个工作人员催促到。


“准备好了吗?”


工作人员给清志郎一个红色的面具。


(释放你的能量吧!)


这是清志郎最后一次听见那个声音。


清志郎跟随着工作人员向赛场走去。


“加油”


工作人员拍了一下清志郎的肩膀。


“史上最强的男人虎王登场”


主持人在赛场上高喊,聚光灯突然打开,都照到清志郎的身上。


场上的观众都欢呼了起来。



清志郎很轻易的打赢了比赛。回到了选手休息室。


“喂!你是谁?”


顺着声音望去,哪里还站着一个虎王?不过他戴的是蓝色的面具。


在场的选手都惊呆了。


社长也走了过来。


“社长,这个是冒牌货。”那个戴蓝色面具的先开口。


“社长,他才是假的。”清志郎也不甘示弱。


“我是真的。”戴蓝色面具的反驳道。


“那我们去赛场上比较一下,谁输了脱下面具。”清志郎说道。


在场的选纷纷起哄。“去比赛,去比赛。”


戴蓝色面具的上“比就比,谁怕谁?”


两人重新走神了赛场。


一个工作人员对社长说“社长,情况有点不妙。我们也出去吧!”


“那时候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吗?{”社长问。


“没有。”


两人来到赛场上,面对突然出现的两个虎王,场上的观众议论纷纷。


戴蓝色面具的拿起麦克风喊道“我是虎王!他是假冒的,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清志郎一把抢过麦克风“我们今天比一场,输的人要把面具摘下来。”


比赛开始,清志郎轻易地把对手摔在地上。并一把撕下来对方脸上蓝色的面具。


“高山?怎么会是他”观众席上议论纷纷。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就是当初清志郎在厕所遇见的那个人。


“对不起!”在观众的一阵喧哗中高山跪了下来。


“对不起,各位。”


高山接过麦克风说“虎王先生死后社长不想让外界知道虎王先生去世的消息,就让体型相近的我通过特殊的化妆技术冒充虎王。”


“骗子!”“退票!”观众席突然沸腾了起来。


社长也跪了下来。


“给我安静。”


清志郎的一声咆哮让场上安静了下来。


“说实话,我也不是虎王先生,原谅我好吗?”


清志郎这样子的认错反而赢得了观众的掌声。


高山问道“我是假冒的,那么请问你是谁?”


清志郎慢慢的拿下脸上的面具,场上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所以说,我是真的。”


当天晚上的高山家。


清志郎的父亲,社长,高山听了清志郎的描述都感到不可思议。


“难以置信,清志郎会变成虎王前辈。”


“嗯,事情就是这样。”


清志郎的父亲和社长交流了一下后对高山说“那么清志郎就交给你照顾了,告辞。”


社长“告辞”


“照顾清志郎啊?”高山一脸的无奈。


“我们做以前经常做的事情吧!”清志郎提议道。


“以前经常做的事情?”高山一脸懵逼。


“我可是有虎王先生所有的记忆的哦!”清志郎笑着说。


高山听见后下意识的后退,却被清志郎一手制服。像拎小鸡一样向卧室走去。高山则是一脸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