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类接触-死亡之龙》完结

来自WikiFur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四类接触-死亡之龙》


贴吧[表情]:隨風孤魂

贴吧[表情]:冥界游龍


目录索引链接:

http://zh.wikifur.com/wiki/%E7%94%A8%E6%88%B6:%E9%9A%A8%E9%A2%A8%E5%AD%A4%E9%AD%82


土地,黑灰色的;

天空,也是灰黑色的;

响雷,一直没有停过;

迷雾,从来没有散开。

重重迷雾之中,一双红色的眼睛盯着我。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生物。就那灯笼大的眼睛可以判断出那家伙绝对是个庞然大物。只不过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好像是第十一次。每做一次这个梦,红色的眼睛就会离自己近一些。从最开始的害怕,恐惧;到后面的的好奇,期待。每天晚上,每做一次梦,自己就会离真相近一分。

滴滴~滴滴~滴,一阵闹钟吵醒了睡觉的我。随手将闹钟按掉。我叫荆震巽,爷爷找人给我批过这个名字。荆者,草刑也;震者,惊雷也;巽(xūn)者,风也。意思就是一生中会遇到数不清的麻烦,但是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专心做事情会终会一鸣惊人。自己的生活就像风一样自由自在。

我是不相信这些的,因为我是个无神论者。直到那一次探险。

我加入了一个城市探险队,专门寻找城市之中的遗迹。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有一些城市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历经朝代的更替和岁月的变迁,以前的种种东西都埋藏与地下。城市探险队就是对那些新发现的城市遗迹进行探索。

按照计划,我们租了一辆卡车将营帐运到目的地。将后勤保障安排好后我们摸到了遗迹的洞口。这个只能算是近代遗迹,厚重的铁门上锈迹斑斑。应该是二战的产物,小队只有十人左右。带队的是一个大叔,考古研究生出身。

“快点快点,把这里周围清理干净。便携氧割拿过来。吹掉上面的焊点...”大叔对周围一群人下达着各种命令。

随着一阵忙活,厚重的铁门被推开。一股尘封的气息扑面而来,常年封闭的空间要通风一会之后才能够进入。趁着这个时间大叔让我们整理一下队伍和装备。“这种地方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我对领队的大叔问到。“不会有什么的,只要预防塌方和危险品就好
了。”大叔肯定的说道。但是我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得了了的东西在里面。

走在漆黑的通道里,空气中还弥漫着腐朽的气息。前后一片漆黑,只有头顶的头灯照亮的一片区域是明亮的。漆黑的血迹早已氧化,在斑驳墙壁上留下一片漆黑的印记。整队人都默不作声,在通道中回响的是散乱的脚步声。

走了有一小会,我们来到了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在下去就是纵横交错的通道和数以百计的房间。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我的内心就有一种悸动。有一个声音一直呼唤着我。

“先集合过来,我有话要说。”领队的大叔把我们聚集在了一起“我们的时间有限......”在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之后就让我们自行活动去了。

“这边。对,是这边,是左拐不是右拐.....”在那个神奇的声音的引导下,我在通道中穿行。经过七拐八折之后我的脚步停在了一扇门前。

这是一扇木门,上面红色的漆已经剥落了大半。但是在这个地方都是清一色的灰色铁皮门。红色不仅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还十分的瘆人。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好奇心占据了上峰。推开木门,比想象中要重很多。里面和狭窄低矮的通道不同。除了身边的墙壁和脚底的地板之外其它的东西都隐藏在一片浓浓的雾气之中。

人对着未知的环境总是怀着恐惧和好奇的心理,我也不例外。和外面的混凝土建筑不同,这里的墙壁是石头堆砌而成的。经过严格打磨的石头严丝合缝的拼在一起。上面用不知名的颜料画了一些图案。我仔细辨认了一下画的内容。大概是说一个部落遭受到了入侵,然后部落的祭祀从虚空召唤出了一头强大。龙的力量过于强大,祭祀们失去了对他的掌控。没有约束的龙在大陆上大杀四方。最后因为无聊了就强行征召了一群人为自己建造了一个洞窟。

“怎么样?”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我下意识的转过去。一个巨大的脑袋,鼻孔都比我高。我下得瘫坐在地上,那是一颗龙的脑袋!?那颗龙头又凑了上来:“用不着那么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定下心来,其实就算他打算吃掉我我U也跑不掉。因为我发现我进来的门已经不见了。所以说我现在是困在这里了?

“这里是你的归宿,也一个新的开始。你要的答案其实你一直都知道。”龙的语气很缓慢,但是我就是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意思。:“我?一直都知道?”我好奇的问道。“是的,你一直都知道。你以为是我引导你来这里的,其实是你内心的声音。闭上眼睛,以另外一种视角寻找答案。”我内心的声音?这下子我更加迷茫了,只好按照他的提示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我看见的并不是漆黑一片。这是一种更直观的感受。我可以感知这个地方的一切信息。例如一块石头,我可以感知他的形状,颜色,温度,硬度等等信息。但是我的感知里面却没有了龙的身影。睁开眼,面前还是白茫茫的一片。龙什么的早已经消失无踪。

来路已经消失,要想回去去只有另找出路。在这个鬼地方目力所达不过几米,还不如用感知探查周围的情况方便。

“这是什么?”在我的感知里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石台。石台上面端端正正地放着一个瓶子。“也许是什么好东西吧!”怀着这样的心理,我走了过去。我感知到的瓶子是纯黑色的,表面绘制着些暗红色的纹路,瓶上有一个塞子。我伸手过去想要拿起哪个瓶子,却没想到那瓶子的质地居然是软的,就好像麦芽糖一样。

后面的事情让我感到恐惧,瓶身上那些红色的纹路沿着我的手臂迅速地向上蔓延。我使劲甩手,试图将这个奇怪的瓶子甩下来。 经过几次无用的努力之后我放弃了。因为我不但没有甩掉那个瓶子,瓶子还变成了一团蠕动的黑色物质附着在我的手上。于是我改成用手不停地搓蔓延到全身的红色纹路。但是就算我把皮肤搓得发红也无济于事。那些红色的纹路就像纹身一样依旧烙刻在皮肤上面。

突然,那些红色我纹路染起了苍白的火焰。瞬间就把我的衣服和鞋子烧毁,身体上的毛发也一根不留。白色的火焰也照亮了周围的环境。借着这些亮光我可以清晰的看见身上发生的事情。自己被黑色物质附着的地方变成了类似于鹰爪的形态,而且粗壮了好多,上面还附着一层细腻的鳞片。

“你不想试试吗”一个蛊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试什么?”我反问道。同时还不停地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我看到一条迷你的小龙悬浮在我的正上方。

“你又想干什么?你要怎样才会放过我?”我歇斯底里的朝他大吼道。

“放过你?我只不过是你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而已,并不是我不放过你,是你自己想要这么做而已。你在害怕什么?”龙的脸上出现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在他和我交谈的时候我的手臂整条都变成了布满鳞甲的龙爪。鳞片上还不停蠕动着一层黑色的物质。然后身不由己地朝下面伸去。 “不要!停下!”我惊呼道,还用另外一边手去阻止。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还使得粘液粘上了另外一边手,我想把手拿开。但是不管我怎么用力就好像被强力胶黏在上面一样分不开。原本正常的手掌也朝着爪子的方向变化。

那边已经完全变成爪子的手臂几乎是毫无阻拦的触碰到了下面的巨大。粘液带来黏黏滑滑的感觉,爪子冰冰凉凉的。但是从爪子上传回一种滚烫膨胀的感觉。

“看看吧,你的本性就是这个样子。为什么要隐藏在虚伪的面具之下呢?”龙飘到了我的右边,继续说道:“好好享受这个过程吧!”

我没有时间反驳他,因为下面的粘液分出了一根细小的触须从小孔伸了进去。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下面传来,我瘫坐在地上,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深入的触须到了一个地方就停住了。只感觉他在里面变大变热,把里面填得满满涨涨的。还不停地摩挲着那个地方,一种类似触电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让我还是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冠头处的粘液在上面蠕动,如同一条滑腻的舌头不停地挑动着。受到刺激的下面变得更加坚硬,好想释放出来。但是我能够感受到小洞里面的触须分成两个部分继续深入,而且还突破了一处类似于膜瓣的结构。搞的我下面涨涨的,可是不管肌肉怎么用力都没有任何结果,依然被粘液封闭得死死地。

“怎么样?这种简单的刺激就受不了了?”龙那可恶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解开我,快。。。。。让我射!”我羞红着脸对他说道。

“不急,还有更刺激的东西在后面呢!”龙一脸的奸笑,我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面的粘液已经蔓延完整个胯下,上面部分也在向胸膛和脖子蔓延。

感觉后面有东西要压进去,我瞬间紧张了起来。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努力的收缩后面薄弱的防御。粘液先是分出一根触须,左拐右扭地侵入了进去。那感觉就好像一根倔强的手指不断地破开层层防御慢慢深入一样。那根触须在进去之后快速地变大,把收紧的花朵慢慢的张开。我立马用力收紧括约肌想要与此卡抗衡。奈何力量上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我感受到慢慢变大的触须撸平了直肠的褶皱,如果在大那么一点我相信肠壁立马会破裂出血。这个时候我大气都不敢出,一点点的动静都会给我带来巨大的痛苦。我不动不代表触须不会动,他好像在里面找到了什么奇妙的开关。一直拿他的触头不停地按压哪个地方。和前面一样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在一前一后的攻势下我好想发泄。前面小洞里的触须依然坚守着岗位,不让任何的液体溢出。越来越硬的棒棒端头在慢慢的变尖,表皮也开始慢慢的浮现起了鳞片。整个胯下也在慢慢的转变着。

在下面接受款待的同时,上面的粘液也攀附上了胸前的两粒黄豆。冰冰凉凉的感觉从胸前的两粒黄豆上传来。然后就是宛如一致小猫在拿舌头在添一般的触觉传来。三管齐下,我的意识被快感完全的吞噬。慢慢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下面的感觉越来越涨。

在快感的冲击下,我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只留下了一些原始的本能。没有意思的反抗,粘液入侵的速度快了很多。一会都不到就完全覆盖了我的腿部,被覆盖的地方慢慢的向着龙的形状转化。脚掌变成了爪子,腿部慢慢缩短变粗,鳞片在上面越来越明显。尾椎骨突出了一节,然后迅速地边长,直到形成了一根强有力的尾巴。

我的头部完全被粘液包裹,窒息的我意识越来越模糊。隐隐约约之中我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被拉的长长尖尖的。嘴巴和鼻子向外伸长形成了吻部。

“舒服。。。。”这是我彻底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感觉。

经过一个多钟的摧残,粘液终于解开了下面的控制。一股股黑色的液体正在下面不停地喷薄而出。在地上留下了一滩罪证。

一条龙,一条失去了所有力气的龙就这样躺在上面。黑色的躯体上还挂着蛋清一样的粘液,鳞片上隐隐有着深红色的纹路。他两只前爪抱在尾巴上,身体蜷缩成一个球。

二条地上的那滩东西慢慢的攀附上蜷缩成一团的龙,慢慢的形成了一个蛋。

“这就对了吗,死亡是时间之外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被时间掩埋。释放你的本性才是对的,你我本就是一体,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那条漂浮着的龙化作一缕青烟进入到了哪个黑色的蛋中。

当一切尘埃只剩下地上的哪一枚龙蛋,这个空间失去了所有的声音。只有一个魔法阵越来越亮,在耀眼的白光之中,那枚龙蛋也失去了踪影。

“本报讯,一支民间探险队遇塌方。所有人员被困地下,虽然现在在全力搜救。但是黄金救援时间已过。。。。。。。”